京郊保水固土40年探索

2019-09-19 11:33

原标题:清水下山

  雨季尾声已至。

  攒了整个夏天的雨水汇成清澈的沟涧溪流,穿过村庄,绕过果园,汇入河流。周末,不少城里人驱车而来,只为一睹京郊山村的秀丽山水。

  清水漫川绿满山。这样一幅生态、安宁、富裕的乡村图景,始于2003年启动的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。以水源保护为中心,对576条山区小流域内的污水、垃圾、厕所、沟道、面源污染开展综合治理,打造山水林田湖草的生命共同体。

  如今,生态清洁小流域治理已从北京探索上升为国家政策,施及30余个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,发挥出巨大的生态、社会和经济效益,在广袤山区写下保水富民的生动实践。

  京郊保水固土40年探索

  京郊多山,坡陡沟深。千百年来的农业耕种、无常的水旱灾害、严重的自然风化,使得北京山区饱受水土流失困扰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如何有效保水固土成了水务部门的科研重点。1980年,北京市水利局成立了水土保持工作组,在门头沟、怀柔建设试验站,以小流域为单元开展水土保持探索。

  “小流域,就是一个相对独立和封闭的自然汇水区域。”市水务局水保处处长刘春明说,本市山区共有576条小流域,流域面积普遍在10到50平方公里之间。以小流域为基本单元来治水,其实质是遵循水的运动规律。

  最初的水保探索,摸清了石质山地、土石山地、永定河滩地等不同类型小流域的水土流失规律,但也仅仅停留在小范围试验阶段。

  上世纪末,由于大气候的变化,京郊山区遭遇了极为频繁的水旱灾害。1997年底,本市就制定了《山区水利富民工程规划》,以增加农民收入为主线,以抗旱节水为中心,建设小水池、小水窖、小塘坝、小水渠、小泵站等水土保持生态环境工程。

  工程措施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保水固土的作用,但并未从根本上解决水土流失的问题。

  进入新世纪之后,生态文明愈加受到重视,门头沟、怀柔、密云、延庆等山区的主要功能不再是农业生产,而是转变为生态涵养。

  展开一张地图,会发现北京城区宛如婴儿般被连绵群山环抱怀中,山区面积达10072平方公里,占全市总面积的61%。燕山、太行山是天然的生态屏障,孕育着数百条沟涧溪流,成为京城碧水涔涔的源头,是城市饮用水的主要来源。

  密云、怀柔、官厅三大水库也坐落群山之中。河流泥沙俱下,导致入库水质下降,泥沙淤积严重。更重要的是,暴雨裹挟着氮、磷等营养物质汇入河流、水库,会对水质造成影响。

  遏制水土流失,已然迫在眉睫!

  2003年,本市提出了全新的水土保持理念:开展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。即在小流域内开展溯源治污、源头护水等一系列生态和工程措施,以达到保水固土、行洪畅通、农民增收的目的。

  “生态清洁小流域是从全局出发,把流域当做一个复杂的生态系统,开展系统谋划,全面治理,目的是达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。”北京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说,与传统上治理水土流失时只注重保水固土不同,生态清洁小流域以水源保护为核心,不但要保持水土,还要开展溯源治污。

  只有坚持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,才能从根儿上破解生态难题。2003年,本市首个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试点在昌平响潭小流域启动了。

  因地制宜设“三道防线”

  初秋,南涧沟小流域溪水清浅,翠色满山,鲜果飘香。

  南涧沟藏在京西门头沟的群山之中,是永定河的一条支流,流域总面积15.02平方公里。

  谁能想到,仅仅在15年前,这清水翠谷还是一条黑水横流的矿山荒沟!“门头沟自古就是京西‘一盆火’。光是南涧沟上游,就足足开了50多个矿。”门头沟区水务局副局长王巍说,挖矿挖得树没了、山秃了、天儿也黑了,“就连麻雀打这儿扑棱棱飞过,也得臊眉耷眼落一身矿灰。”

  连年开采,南涧沟水土流失严重,多处出现了采空区。一下雨,雨水就冲刷着裸露的山坡,裹挟着泥土、煤渣,瞬时从山上冲下来,很容易造成山洪。并且,由于两岸没有植被,即使是大雨,这沟里的水也至多存两天。

  2005年,门头沟被定为生态涵养发展区。上游煤矿全部关闭,数千名矿区居民搬迁下山,同时启动了南涧沟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。

  因地制宜是最重要的建设原则。即在不同坡度的山区,分别设置生态修复、生态治理、生态保护这“三道防线”,共21项措施。

  就拿南涧沟小流域的一个山头——瓜草地来说,举目眺望,高而陡的山坡上是蓊郁密林,灌木、野草在林下蓬勃生长。这些区域坡度大于25°,是泥石流易发区,要涵养水源,靠的是一个字:养。

  所谓“养”,更专业的说法叫做封育保护。即实行全面封禁,禁止人为开垦、盲目割灌和放牧等生产活动,实施生态移民,适度开展生态旅游。

  通过封育保护,曾因采矿而植被尽失、山石裸露的瓜草地,没出几年便重新恢复了生机。

  无为而无不为。“养山”构筑了生态清洁小流域的第一道防线,依靠大自然的力量修复生态,发挥植被的生态功能,实现自然保水。

  坡度在5°到25°之间的浅山丘陵区,居住人口多、开发建设也相对较多,则需构筑起第二道防线:生态治理。

分享到:
收藏
相关阅读